出生中國河北的老李因為戰爭來到台灣,一待六十年,再也沒回去故鄉。但是在夢裡,他早已踏上故鄉千百回,每回都是血流成河的景象。對老李來說,從軍不是為了政治,是為了吃飯;在誰家吃飯,就說誰家好。韓戰爆發,老李在南北韓交界被俘虜,來到台灣。老李結婚,有了家庭,但一顆心總是懸著,怕別人知道他當過共產黨。每每照鏡子,都無法忍受已是白髮蒼蒼的自己,於是他戴上假髮,穿上女裝,想彌補錯過的所有年華⋯⋯。

《河北臺北》費時15年拍攝,不只述說一個老兵的鄉愁,更是中國與台灣的歷史共業。導演李念修紀錄自己的父親在大時代下,被犧牲成在國族、階級、情慾、性別傾向等各方面的邊緣人,卻仍在家國盡失的苦難情境中,奮力求生存。他自己名「李忠孝」,但卻半調侃這一生「不忠不孝」。對他來說,從軍不是為了政治,是為了吃飯,所謂的「鄉愁」是找不到根的黃土,是一切都已改變的過去。他在台北山裡的大石上刻下名字,作為墓碑。閒來無事,給自己掃墓。近鄉情怯的他,只能將回家的心願託付給女兒……。

小時候,我們都希望成為閃亮亮的大人,長大後,卻只想要平凡的幸福。

小琪6歲時跟著爸媽一起搬到台北,懵懂無知的小琪不懂什麼叫做幸福,卻十分期待在「幸福路」的新生活。上學後的小琪,努力成為一個好學生,希望自己可以出人頭地符合媽媽爸爸的期許,但漸漸長大後發現,即便努力唸書依舊對自己的未來很迷惘。

畢業後小琪在阿文表哥的推薦下到美國工作、而後結婚,看似眾人覺得美好的人生,小琪卻在異地迷失了自己⋯直到媽媽一通電話通知她阿嬤過世了,小琪收拾行李匆匆地回到台灣,再度回到「幸福路」,兒時的同學們各自有不同的人生。那小琪呢?是否變成理想中的大人了?

《幸福路上》從小琪的成長故事出發,帶領觀眾穿梭台灣80年代至今的各種時代變遷,透過小琪這一路上從懵懂無知到勇敢出走的自我追尋,去探討屬於這代人的幸福究竟是什麼?小琪就如同你我一般,努力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,《幸福路上》不單單只是小琪的故事,也是獻給台灣的一份情書,透過一張張手繪動畫,重新紀錄身為台灣人都曾有過的共同記憶。

一個家有一個家的規矩,陸家的規矩就是「暴力」。陸繼平從少觀所出來之後,還未成年的他,只得跟著爸爸陸鳴同住一個屋簷下。為避免兒子再惹事,陸鳴拆了陸繼平的房門,不給他隱私,也鎖上對外的大門。怎料陸繼平選擇從三樓爬窗而出。於是展開了這個家,一個「關」、一個「逃」的父子戰爭!

一脈相承地,陸鳴也同樣痛恨自己的爸爸陸雁。陸鳴背負工廠債務、兒子的賠償金以及老父親的生活費,喘不過氣,然而弟弟陸揚早就逃得遠遠,不再聯絡。陸鳴返家,發現兒子竟復仇般將自己的房門也拆了,陸繼平第一次打贏酒醉的父親,丟下一句:「我在等你老,等你打不過我…」當晚,陸鳴在手腕上割下了一刀,兩代父父子子會如何面對接下來的改變?

劇情描述,自從侏羅紀世界主題樂園與豪華渡假村,被逃出牢籠的恐龍徹底摧毀之後,三年已經過去了,努布拉島也早就遭道人類遺棄,放任存活下來的各種恐龍在叢林中自生自滅。當島上的休眠火山又開始蠢蠢欲動,歐文(克里斯普瑞特 飾)和克萊兒(布萊絲達拉斯霍華 飾)便展開一項救援行動,率隊前往努布拉島,拯救島上的恐龍免於這場足以讓恐龍再度滅絕的大災難。歐文一心一意只想找到小藍,他從小養大的一隻迅猛龍,也是他訓練的那群迅猛龍小隊的隊長,牠目前仍在荒野叢林中獨自求生。克萊兒則是因為出於她對恐龍這個物種的尊敬參與這項行動。當他們一群人來到這座危機四伏的小島,岩漿開始到處噴發,他們在試圖搶救小島上的恐龍之際,竟然發掘了一項天大的陰謀,很可能讓全地球陷入自從史前時期以來最可怕的危險處境。

故事描述仁哥(王識賢 飾演)面對曾經的好兄弟,如今卻「走味」變成『最換帖的敵人』的劉健(鄒兆龍 飾演)重現江湖,不斷挑起紛爭與衝突,破壞仁哥的忍耐與努力維持的和平。看著劉健的事業版圖逐漸擴大,身邊的兄弟為了情義有所犧牲,仁哥終究按耐不住釋放出心中的猛獸,與亦敵亦友的劉健正式開戰,為江湖掀起腥風血雨的廝殺。 

角頭,一角之頭,即一方之霸。

一開始是地方人士調解鄰里糾紛,保衛地方不受外人侵侮,挺身而出,因漸受眾人尊重,終成鄰里間之意見領袖,以人情、鄰里道義、忠誠為出發,稱之角頭。因為地方上人才良莠不齊,某些佔地為王、為惡,亦稱「角頭」。但延伸至今,角頭一詞漸被汙名化,淪為地下社會一隅之代名詞。

建國市場多年來由頂庄角頭老大勇桑管理經營,這座養活無數家庭有人情味的市場,即將成為了角頭間利益糾葛的引爆點。 

勇桑是個重情義,凡事用談的不輕易動武流血的教父級人物。清楓是手下大將,敢衝敢拼,掌管大小事,嚴然是勇桑的接班人,但他的兄弟阿雄,三年前為了清楓殺人案頂罪入獄,出獄後得到重用。先將建國市場交給阿雄管理,卻在此時阿雄出現了隱憂…由於入獄三年後,深深對於將自己一手拉拔長大的阿嬤備感虧欠,70多歲的老人苦求他不要再走回頭路,他卡在親情與兄弟之間,痛苦不已。 

大橋頭角頭有個長年在國外發展的兒子---麥可,他在父親過世後回到台灣想推翻他父親的舊時代接掌大位,將老派的角頭勢力改變成企業化經營,擴張地盤的第一步,就動了都更正義市場的腦筋,開始與頂庄的勇桑正面衝突… 

黑白勢力都被麥可鼓動對勇桑施壓,強逼勇桑答應讓出建國市場,勇桑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,決定派出清楓動用武力與麥可火拼,而此時阿雄內心的天秤開始在動搖。角頭大家庭般的牽引,是否該站在兄弟義氣這一邊,暫時將阿嬤的親情放在一邊? 

對於清楓,麥克心中早有盤算,企圖加以離間策反清楓當上頂庄的老大,平起平坐,利益共享。清楓並未因利益的引誘動搖,直到清楓某天發現勇桑早已打算將自己頂庄的事業交給阿雄打理,讓清楓心灰意冷,內心的忠誠種下不穩定的種子。 

眼看角頭間的衝突越演越烈,苗火終於引爆了,頂庄和大橋頭之間的冤仇該如何了結呢?

改編自美國前花式溜冰選手譚雅哈丁 ( Tonya Harding ) 的真實醜聞。

富有溜冰天賦的譚雅,生活卻不幸福;嚴厲冷淡的媽媽、離家出走的爸爸、一個會動手打他的丈夫,和一個貧窮的家庭。譚雅在逆境中獲獎無數比賽,是美國第一位在比賽中作出冰上三迴旋的選手,巔峰時期參加1992年和1994年的冬季奧運女子單人花式溜冰,在1994冬季奧運前夕,因前夫涉嫌攻擊另一位選手南茜克里根 ( Nancy Kerrigan ),好讓譚雅爭取奪冠資格。

譚雅被懷疑參與其中,法院處以3年緩刑與16萬美元罰款、並且取消1994年美國錦標賽金牌資格,終身禁賽,她只好被迫放棄溜冰,在此之後,轉往拳擊、摔角運動,但職業生涯幾年後也草草結束…。

遊樂場老工人艾迪終日埋怨自己、家人,頹靡喪志且懷疑自己活在世上的意義。 

83歲的生日當天,艾迪為了救一位小女孩而喪命,艾迪在天堂遇見了五位曾經在他生命中出現的人,並給了他必須要學習的課題,就在過程中艾迪逐漸領悟到:原來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,每一個生命都會以不同的方式與另外的生命相遇,所有付出的愛與溫暖,都不會白費,我們來到人間,就是為了與人相遇...。 

一位司機無端受困崩塌的隧道,35天他僅靠微弱的手機訊號,無水、無電、無食物的絕望中,倚靠韓國政府的救援。然而這場意外,卻突顯了韓國政府更為黑暗的一面。

汽車銷售員李正秀(河正宇 飾)結束工作趕赴女兒生日派對時,行經剛開通的河圖隧道,看似平常的回家路,卻因為一陣天搖地動,讓他經歷此生最孤立無援的三十五天,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僅有撥打電話求救。同時間,隧道崩塌消息引發各界關注,除了搜救大隊,還吸引了大批聞風而至搶新聞的輕率媒體記者,以及逢場作秀只為增添政績的官員。

搜救隊長金大慶(吳達洙 飾)不僅要研擬救援計畫,還需控制現場跟風記者、向作秀官員匯報,惡劣天氣的攪局使得救援行動雪上加霜。好不容易順利開挖,準備救出受難者時,竟赫然發現隧道是個豆腐渣工程。一連串的重擊使得希望一一幻滅,更糟的是搜救行動中救難人員工隊組長(鄭碩溶 飾)的死亡、國庫的大量花費,促使輿論審判,迫使正秀無助的老婆世賢(裴斗娜 飾)簽下放棄救援同意書。絕望的世賢只能在電台留下告別話語……這個豆腐渣工程崩塌的不只是隧道,更引爆出世態的炎涼與現代社會形象醜聞。